咖啡捣浆糊

蹲在深坑里吃土的司机。

花降楼【八千代篇】

花降楼paro#
原创#
耽美#

02
第二天一早,诚是被窗外的雨点的声音惊醒的。从床上坐起来,推开窗户之后,凉凉的风夹着雨飘进来,楼下的樱花树上的花瓣正在一片一片地飘落,看上去让人惋惜。诚连忙关上了窗。
  虽然被风差不多吹醒了,但是身体的疲惫还是让他继续躺了下去。
 (就再休息一会……)
  
  
  昨天晚上和不止一个客人做了果然就是会太累了啊……送走客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而且做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会相当累的嘛……
  仿佛昨天被蒙上眼睛贯穿,手被反绑在身后的疼痛的感觉又重新浮现在了脑海中,诚用力地甩甩头想要驱散这样不好的记忆。虽然有的客人就是喜欢玩的很过分……况且自己不想要这样被糟蹋,但是这样的客人往往会给自己相当可观的报酬。
  一想到自己来到吉原的目的就是为了赶快赚钱然后出去赎回玻璃商店偿还债务,这样的工作诚也勉强接受了。
  
  
  “唔……”
  这样想着,诚还是从床上爬起来了。
  
  
  白日的花降楼总归是没有晚上热闹的,三三两两和客人作伴走过的色子也大多是要送客人离开而已,有点冷清。从楼下的大厅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三味缘的乐声,就更加显得寂寥了。
  二楼的走廊上没有什么人,诚站在走廊尽头吹风。雨没有变小的趋势,打落的花瓣越堆越多,漂亮的后花园里此刻也没有一个人影。
  正如每一家大型的酒楼都有各自设立的有趣的“规则”那样,花降楼里面基本每一个娼妓的名字都是根据花草的名字而取的,花降楼,就正如一座后花园那样美妓云集,没有出道的见习生称为「秃」,十八岁之后的普通娼妓称为「色子」,而人气比较高颇受欢迎的娼妓被冠以「倾城」的名字。
  
  (八千代……到底是什么花呢?)
  
  被贵绪大人戏谑为小花的诚并不知道该反驳什么的原因,就是他自己也没有见过这种花。他在花降楼里的名字「八千代诚」也正是根据这种花的名字而取的。
  
  (反正是根本没有听说过的花嘛。)
  
  
  “喔呀喔呀,八千代在这里,做什么呢?”
迈着优美的步子悄无声息地走过来的,是绮蝶。
  “……啊!没什么。”
  
  绮蝶是花降楼不容置疑的头牌,长相美艳具有异国风情,令人难以忘却,就连平常待人接物也很从容客气。
  (难怪会这么这么受欢迎的呢。)
  
  “在想客人的事情吗?”他卷起和服袖口的一角,勾唇笑了起来,也站到诚身边望向窗外。
  “唔,没有。”雨没有减小的趋势,风吹打在窗纸上发出声音来。看样子,估计今天晚上的客人不会有昨天那么多了。
  
  “嗯,我也觉得八千代不像是会把客人的感情放在心上的人呢。”说着似乎是责备的话,但语气却又有点奇怪。绮蝶递过来什么东西。“既然色子爱上客人不会得到幸福,那么索性只是把这一切当作玩笑,真的是个明智的策略呢。”
  诚哑口无言地听着绮蝶的长篇大论,从他手里接过了一个小袋子。
  (这是……)
 
  “那么,要更努力地工作哦。”还没等诚询问什么,绮蝶笑着摆摆手,转身走掉了。

TBC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