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捣浆糊

蹲在深坑里吃土的司机。

某一天的基尔巴特(月影兄弟/腐向慎入)

月影兄弟/腐向/ooc ooc
加里x基尔巴特

夜里已经很晚的时候,有人敲开了城堡的大门。本来基尔巴特都已经收拾收拾想要在办公桌上趴着睡了,结果还是被吵醒了。他忿忿地摸起眼罩就往脸上胡拉。
“基尔巴特。”外面的人终于耐不住喊了一声。

基尔巴特一下子反应过来是谁,扔了眼罩就跑去开门。“……”是加里,是已经很久没见到的加里。基尔巴特脑海假想了成千上万种重逢时候该说的话,就也许在电光火石间,“我想你了”“哥哥我好寂寞啊。”“哥哥我……”这些话一一被扼杀在了摇篮里。……他犹豫了一下该说什么,垂下异色瞳孔的眼睛,又抬起头来对视加里。

“怎么你这时候来了。”

“不让我进去么。”加里指了指房间里面,神情间有些疲惫。“嗯。”基尔巴特点点头,想了想还是挽着加里的手臂进了房间。
“怎么突然来了……”加里脱了外套,这让基尔巴特一阵紧张。上次见面,还是文化祭之前的之前,本来那中间加里想回来看看基尔巴特的,但基尔巴特那段时间去梅默瓦尔学院当委员长忙得不可开交,接着又马不停蹄去蹲蛋池,两边跑来跑去的,就没了顾及月影国的功夫了。
虽然累是累,但还算开心,谁叫sp基尔巴特终于把身翻,挥手告别了花瓶蛋五中看不中用的评价。

“这不是……”加里看基尔巴特好像也不是很开心他回来似的神情,就把“这不是公主想见见你”的话从嘴边憋了回去。“这不是因为我想你了吗。”这话对基尔巴特好像还算受用,他慢慢蹭过来,从后面抱住加里。

加里正在解腰带的手也不敢动了。他真不是想要耍流氓,只是觉得有点勒得慌,喘不过气来。“那个……”基尔巴特还偏偏抱得死死的,这让加里觉得比之前还勒。
“哥哥你好像瘦了。”他摸来摸去,说道。
“……我刚才脱了件外套。”

“还要脱吗?”基尔巴特松开了手,舔舔嘴唇抬头看着他。
“那个……公主还在外面。”加里难办地挠了挠头,也看着基尔巴特。
“她怎么也来了?”基尔巴特声音拔高了一度,还抻长了脖子。

“她听说你升技了很高兴,打完爱突猫就连夜赶来了。”
“那她现在呢?”基尔巴特高兴了一下子,又叹了口气。
“那个本实在是难,她体力不支来得一路上就睡得人仰马翻现在还没醒。”加里说。“我到了这,就把她搁在盛白葡萄的大缸旁边了。”

“……那个,好歹人家也是公主。”

基尔巴特瞬间没了脾气,这种事情哥哥居然也干得出来。但他也知道,他要是问加里为什么这么不谨慎,那人的回答大概八九不离十就是“我太想见你了”。基尔巴特并不想背这样的锅。

于是基尔巴特提着灯,带着加里重新把公主背回了办公室里的床上。

折腾到现在,真的是夜深了。基尔巴特看见公主一个翻身都不翻靠着墙根在床上睡的死死的,又扭头看见加里在脱衣服。

“公主还在这里……”基尔巴特说。

“嗯……亲一下也可以吧。”加里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看着基尔巴特那平日隐藏在眼罩底下,不轻易显露的金色眼睛。

“那你干嘛脱衣服。”

加里笑了,觉得基尔巴特好像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喜欢胡搅蛮缠。“打怪打得热的。”他刚脱完,基尔巴特就扑了上来。

虽然就差那么一丁点儿的身高,大概由于体型的悬殊,加里看上去比基尔巴特大一号。他也抱住基尔巴特,回应着有一点迫不及待的亲吻。烛火微微跳动,映得基尔巴特的金色眼眸是那样令人心神荡漾。他渴望着基尔巴特,一点都不比任何人少。

但这时候的基尔巴特趁着加里微微合眼的空暇,偷偷瞥了一眼公主。

她要是现在突然醒了那就是神作了。那可就出大乱子了,基尔巴特想。加里还能远走高飞,但自己就只能呆在这里……说不准,两个人都会被强势围观呢?没关系,我升了技了……好歹也算暴力奶了,到时候就炸它一条出路,和加里一起远走高飞……

“唔!”
基尔巴特吃痛地喊出了声音,他瞪着加里,伸手就想揍他。“你咬我!”
“你不专心!”
加里任由他的拳头打在肩膀上,一个更用力的拥抱就把他拉近了更近的怀里。他舔过基尔巴特的睫毛,甚至想要把那双好看的眼睛给舔湿,那会泛着世界上最好看的光吧。然后,他亲着他的嘴唇。
“唔……”怀里的人发出像小猫一样的呜咽,加里的另一只手搭在他的喉结上,那里也在微微地发颤。

“唔…我说………”基尔巴特喘了一下。“我们去隔壁吧。”公主虽然真是不聪明,但我们至少不能把人家当傻子啊。

……

第二天基尔巴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醒的了,阳光照的他睁不开眼,特别是那只左眼,因为很久不被强光照射,更加睁不开了。
他下意识地就去摸自己的眼罩,但胡乱摸了几把以后才想起来昨天见到加里太高兴,不知道给扔到哪个角落里去了。

这时候门被打开了。加里已经穿的严严实实,端着早餐进来。
“公主呢?”基尔巴特只好捂着自己的左眼问。

“天还没亮就走了。”加里把盘子放在桌上,转过头来看基尔巴特。银色的头发有点乱糟糟的,但在阳光下也好看极了。
“怎么能呢?”看见食物之后,基尔巴特就没再正眼看过加里。他一手捂着眼睛,一手去够盘子里泛着金黄光泽的糕点。

“听人说是去淘什珠宝生意了。她也是听别人说,炒珍珠说不准以后会升值呢。”
“这夏天啊……事情真是不少呢。”加里看他动作难度系数太高,把盘子递到了基尔巴特面前。

“管她呢……”看来自己蹲仓库的日子依旧会持续不知道多久,基尔巴特咽下了一块蛋糕以后心里腹诽。“嘶……”
“怎么了?”

“……腰疼……”

“果然升了技什么的也还是不行吧。”加里说。“要不……我去把那个什么纳比打一顿好了……打到不吐石头不罢休……”

“……然后呢?”

基尔巴特一脸茫然。

“弄几个388,然后我就去多捞几个基尔巴特……sp的,常驻的……这样……”“这样有人替你分忧,你就不会腰疼了,可不好吗……哇啊啊!”

加里话还没说完,就被基尔巴特揍了。“加里你个王八蛋!”

基尔巴特也不知道,难道自己是在吃自己的醋吗?但希望他和哥哥可以一直呆在一起,直到那天的到来。据说那天以后,他们都成了肝卡,自己还被降了星。
不过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FIN

要是有人理我的话……我大概……会开心死的啦(……)感觉掉进了一个寂静无人的坑

大概会 有后续 要是有人理我的话,大概是个三轮车。
(哭)

评论(1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