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捣浆糊

石乐智的司机。

狭路相逢01【杰佣】

狭路相逢
  杰佣
  
  私设如山(x
  希望会有人看……吧
      不出意外是个中篇
      其实是个小甜饼啦 把握不好两位角色的性格 但至少按照自己的想法写了233

01
***
  就在雨水刚冲刷过的泥泞道路上,布满了集装卡车的轮胎印。
  一个少女脸朝下地俯卧在水洼旁,如同爱丽丝在探头张望兔子洞中的另一个世界的奇妙景象。一朵殷红色的花盛开在她的后脑勺上,里面空空如也,早已看不见了脑髓或是其他什么组织物。
  大概已经和雨水混在一起了吧。
  奈布咬下了一口被雨水浸泡得膨胀疏松地像块海绵的压缩饼干,茫然地想着。吃完了同样沾满泥污的压缩袋子里的食物,他意犹未尽地舔干净了食指和大拇指上的残屑,丝毫不在意磨破边角的半指手套上溅上的片片血迹。
  
  远处的枪声仍旧没有停止,奈布知道屠杀仍然在继续。可能直到这片村落恢复宁静还需要一段时间吧。
  他将步枪当成支撑物,穿过硝烟走向枪声的源头。巨大的坑洞,坑的周围是安静得甚至都无法出声啜泣的男男女女。每当枪声整齐地响起,这些人们就如同失去重心的傀儡跌落进坑里。
  据说地狱里面会有恶鬼手拿汤匙搅动着滚烫的油锅,在锅里痛不欲生的都是些背负着沉重罪孽的人们。
  眼前的景象,大概也和地狱差不多吧。
  只是这些一个个葬身泥坑里的都是些无辜的人——如果自己不是因为右腿骨折无法长时间站立,或许自己也在某处机械又麻木地不停按动着扳机,射杀着这些毫无罪过的人们吧。
  
  但是如果不选择成为雇佣兵的话,那么死在坟坑里的就会是我了。……
  为了不被杀死,所以选择去杀人。
  这真的就合理吗?
  ……其实该死的人是我啊。
  
  依靠杀戮才能活下去的人,不是恶鬼又是什么呢?
  
***
  不论过去多久,杰克都难以忘记第一次看见奈布时的情形。
  
  “地窖…就在废墟后面。我的腿受伤太严重了,所以,不要救我了…我去引开他的视线…然后…你就跳下去好吗?”明显是忍耐着疼痛断断续续的气音。
  医生慌乱地瞪着双眼猛的点头,跪坐在地上用左手捂着心口,似乎已经吓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尽管她丝毫没有受伤。自从刚才被佣兵救下,又把自己治疗好以后她就躲起来什么都没有做。
  “…那么,再见啦。”奈布拨弄了一下挡住眼睛的发丝,向那个怯懦自私得有点孩子气的医生比了个v字好让她安心。
  
  虽然离得并不算太近,但隐身于雾气之中的杰克隐约听到了他们的交谈。面具下的嘴角牵动,发出无声的嗤笑。随后,还带着少年一般清亮声线的喘息愈发加重,是那个叫奈布的佣兵。他摇摇晃晃地直跑到自己的面前,脸色因为痛苦而苍白。
  ……他不想活了吗?
  出于捕猎者的本能,杰克将猎物一下击中。
  
  
  “♪♪♪”
  只是瞥了一眼猎物跪在地上急促喘息的身影,杰克哼着歌走向废墟。
  
  “当着绅士的面翻窗可并不是什么淑女的行为哦?”医生动作笨拙翻越板窗时被杰克蓄力击中。
  
  将医生打横抱起来的时候,杰克还不忘看了一眼在草丛里跪坐的奈布。他在原地,一动也没有动。
  
  ……那种眼神可以归结为是平淡吗?
  至少杰克没有在任何其他逃生者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医生被淘汰之后,杰克不慌不忙地走到奈布身旁也将他抱起来。怀里的人比想象中还要安静,一言不发地忍耐着疼痛,只有在新伤和旧伤一同发作的时候才会轻哼一声。
  
  为什么不挣扎呢。
  
  杰克还是没有问出这句话。
  因为那时候的气氛着实是太暧昧了。玫瑰花走了一路撒了一路,白色的面具和礼服衬托得杰克格外帅气,加上对面竟然是个一点都不挣扎的乖孩子。
  
  “你自由了。”
  将他扔在地窖旁边之后,杰克轻柔地抚摸着自己那闪着银白色光芒躁动不安的触手。
  
  血迹逶迤一路,而奈布腿上的伤口还在汩汩地流着血,染脏了他迷彩色的裤子和身旁的草丛。大概是新伤把原先已经结痂好了的伤痕也重新撕裂了。
  
  杰克想象着那种交叠的疼痛,低下头看着坐在地上动也不动的奈布。
  ……他不逃吗?
  
  “请…,请杀死我。”干裂而破损的嘴角因为那家伙很勉强勾起的惨淡笑容而渗出血丝。声音轻得像要飘走。
  “为什么?”杰克还是忍不住问了。
  
  “因为…我不想逃跑。”他低下头去,被连衣帽遮住大片的脸庞,目光也移到别处。
  
  不想逃跑……吗?
  这下连杰克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奈布努力仰头直视着自己的脸,虽然隔着一层面具,杰克仍旧感觉到了自己表情的奇怪。那家伙像受了伤被猎人发现的野兽一样早就不期待活下去一般无助,但他清澈的眼睛里被层层叠叠的冷淡防备遮掩起来的单纯却在此时一览无遗。
  
  明明还是个孩子吧这家伙……
  表现的这么成熟真是过分过头了啊。
  
  杰克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时的心情,但绝不是摆布掌中猎物时的游刃有余。
  相反,他很慌。
  他慌的一匹,甚至没空去顾及礼服上张牙舞爪有损他帅气形象的触手了。
  
  “……”地上那家伙轻轻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彷佛将要失去意识。但奈布的嘴角带着笑容。
  失血过多的猎物,正在濒死的边缘徘徊。
 
  “……我不会让你死的。”
  杰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都快忘了自己是谁。
  
  TBC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