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捣浆糊

石乐智的司机。

视力检查【薰飒/腐向注意】

視力檢查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ooc ooc ooc
  
  
  
  电脑的显示屏上面,是一个穿着浅蓝色居家服安静闭着眼睛沉睡的男人的照片。柔顺的紫色长发顺着脸的轮廓和尖尖的下巴垂下。
  稍长的发丝遮住了眼角漂亮的线条,在白皙的脸庞上投下了小小的阴影。虽然只要醒过来,这张脸上又会换上并非刻意而为之的严肃神情,但如此刻沉睡之时不设防的表情,真是越看越想让人欺负他啊————
  
  
  “羽风殿下……?”
  
  
  沉浸在x幻想中的羽风薰晃过神来,闻声抬头。
  虽然一只手扶着门框,但是那家伙依旧像往常那样站得笔直,宛如修竹。深色的外套敞怀而开,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衬衣和细细的锁骨。
  
  “……飒马君——!”虽然视线早已抵达恋人的身边,不过身体还是要跨越过办公桌的阻挡才行。热切的语气和「君」这样的称呼不太一致,不过这也是有原因的罢了。
  羽风薰还记得曾经几时他趁天时地利叫飒马亲爱的之后,竹剑砍在他背上的感觉。至少在他忘了那种剧痛之前,他还是会在称呼上与这家伙相敬如宾的。
  
  “啊、呃…”神崎被熊抱的冲力顶的后退了半步,他感觉到羽风的呼吸恰好打在自己的脖子上,热热痒痒的。
  
  “……羽风殿下……?请不要这样。”
  
  就这样。
  羽风薰深呼吸了一大口直到鼻子里都充斥着对方身上的味道。
  
  “…羽 风 薰 ……”这三个字说得很轻,但是咬牙切齿。
  
  然后在对方炸毛之前,羽风薰重新笑眯眯地从他身上离开了。
  其实这甚至还没法算进“亲密行为top5”呢,但是神崎飒马绝不容忍在家以外的任何地方有什么太过亲近的肢体动作,这大概就和他死都要坚持羽风薰叫他 飒马「君」一样奇怪吧。

  “小心哦……————坐下了哦……”
  虽然紧紧握着羽风薰的手,但是神崎的步子还是有些迟疑。直到在位置上坐下,他才松开了手。
  
  随后羽风薰溜到外面去跟下班的医生打了几个照面,又从走廊的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重新回到办公室。他走进房间之后,还不忘把门给锁上了。
  把水杯递给听见锁门声之后一脸警觉的神崎飒马,然后羽风薰在他的恋人身边坐了下来。虽然说了“完全不用陪我来值班嘛”之类的话,可是也不能否认如果神崎不来,他也只能盯着屏保熬到下班的事实。
  
  所以能和他一起,真是太好了呐。
  
  神崎抬起尖尖的下巴,抿了一口水。吞咽液体的喉结微微动了一下,仰头的动作让他的脖子看上去更加漂亮了。
  羽风薰眯着眼欣赏自家恋人的模样,无论什么时候,就算是他始终带着严肃的表情,那也是好看的严肃。
  
  但是除去严肃的其他表情,更好看。
  
  
  纤细修长,确实相当适合修饰神崎飒马,但大概是常年练习剑道的缘故,所以即使这样也并不显得柔弱。倒是宛如竹一般的,看上去脆弱但实际上刚劲的力量。
  于是每次羽风薰看见握刀的神崎,都会不似平常,非常心有余悸忐忑不安地……调戏他。
  
  “咳……”
  
  “着凉了吗,飒马君?”
  
  “没有。”
  只是觉得不说话似乎有些尴尬。
  
  一只手覆盖在了额发上,神崎感到眼睛被发丝刺得不太舒服只好闭上。传来温暖的手掌接触到了凉凉的额头,那家伙很难得地,真的只是想测测温度啊。
  
  “还好还好♪”
  他似乎贴近了。在左边。绝对的黑暗让神崎的听力变得相当不错。
  
  “呜哇!!”
  
  下一秒神崎一只手掌拍向左边,果然传来了那家伙的惨叫。
  “……亲一下都不行啊。”羽风薰小声地嘟囔着。
  
  
  ……那家伙在揉脸吗?很疼吗……神崎试图将刚才自己用的力气和练习挥斩时作比较,得出了刚才自己大概并没有很用力的错误结论。
  
  “羽风殿下……”神崎歪了歪头,欲言又止的样子。睁开的眼睛犹如哑光的玻璃珠子,泛不起一点波澜。随后他感觉到脸颊上突然湿湿的一下,接着便是羽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声。
  果然还是被亲了。
  
  “…原谅你了哦,飒马君♪”
  
  “………什么啊!”
  
  “我爱你。”
  刚想发作的神崎,却被那家伙用低低的声音说的话给噎回去了。
  
  
  “…………”
  
  果然是轻浮吧。
  这家伙////
  
  
  神崎的脸上好像变红了,虽然在羽风薰问他脸为什么红了的时候,他矢口否认是房间里太热了并且身体力行地果断脱了外套。
  如瀑布一般的紫色长发垂在身后,有些发丝在刚才脱衣服的时候被弄到了胸前,失去了平常一丝不苟的样子。
  
  “飒马君呐,”
  
  平常还真的一直是那副严肃的样子呢,即使多少有些影响他的可爱,但是更加让人想要看到他更多的表情了————
  
  羽风薰想起了神崎飒马那些只有自己才见过的模样。
  

  紫色的炫目长发凌乱地散在裸露的肩膀上和胸前,有些削瘦但是尖得漂亮的蝴蝶骨亦在发丝中间露出。
  他抿紧嘴唇只发出难以听见的轻声喘息,平时看来过分白皙的脸上也浮现出红晕。稀疏而纤长的睫毛沾染着泪水颤动,尤其是笼罩在阴影之下的那双眼眸————毫无神采的,深紫色的漂亮眼睛只是失神地眨动着,没有焦距地看着不知何处。
  即使他的鼻息变得越来越急促,张开双唇喘息又被夺取呼吸,那双眼睛依然毫无波澜。
  
  真是太色情了。
  
  
  它们总是给羽风薰一种神崎飒马被玩坏了的错觉,但事实上每次结束以后,神崎依然可以面不改色地次日继续高强度的剑道练习,腰疼的倒是羽风薰。
  但这不是重点啦。
  
  
  重点是神崎飒马看不见。
  
  
  
  
  快到十一点,羽风薰打了卡下班。他让飒马呆在医院门口,自己去停车场把车开回来再接他。黯淡的光从早已没什么人的「夜间急诊」室内透出来,照亮了戴着连衣帽,站的笔直的神崎飒马。他的脸对着门口的另一条路,那是刚才羽风薰去停车场时走的,虽然他开着车已经从另一条路回来了。
  
  
  他看着神崎又瘦又高的背影,觉得心里面有一些奇妙的失落意味。
  ……看不见,多可惜呢。
  
  他可以用手指触摸,听别人说起,亲吻他想亲吻的人……但是五感之中缺失了的那一个,真的能用其他方式弥补回来吗?
  摸摸我的脸呐,飒马君。
  可你永远都看不见我的样子了。
  
  
  
  “……”神崎听见了身后传来开关车门的声音,立刻转过身。接着传来脚步声,随后右手被握住了。
  
  “回家吧。”夜风吹乱了头发,羽风薰替神崎拨到旁边去。
  
  但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影响我爱你啊。
  
  
  “……当心台阶哦。”“这几个台阶不小心就会绊倒呢……”神崎飒马清晰地感到他更有力地握住了自己的手。
  
  “嗯。”
  来的时候已经绊倒过一次啦……神崎在心里小声地想。
  
  “下次不要来医院找我了呐,飒马君。一个人出门的话,我总是会不放心嘛……”
  飒马君需要我作为眼睛呢。
  
  
  “……我知道了。”神崎很轻地回答了一句,将头别了过去。
  
  “♪♪我爱你哦……”
  
  似乎神崎飒马并没有听见,不过也无所谓啦。
  因为你知道的嘛。
  
  
  
  END
  
  

  
  沾点寿星的光……
薰君生日快乐♪♪
【并不是生贺(没脸

评论(5)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