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捣浆糊

石乐智的司机。

单相思【薰飒】

单相思

  
  
  银白色的室内灯却不知道怎么照出了一种暖色调的感觉,和回荡在室内的音乐都温馨得恰到好处。咖啡店门口的风铃声每响起一次,羽风薰都会从低头看手机的动作里抬起头来打量。
  有年轻情侣俩人来的,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大概是刚从楼上的商场购物结束;也有漂亮的女孩子们相当不畏寒冷,上身穿着毛绒绒的大衣,下面却依然穿着短裙。
  
  羽风薰还是没忍住习惯性地多看了几眼。不过停留在美腿上的时间并不久,他就再次开始反复刷新着对话界面。
  
  羽风:你能答应来,我真的很开心呢~(。・ω・。)ノ♡
  
  神崎君:……好恶心啊。别这样,羽风殿下。
  
  然后就没然后了。
  反正羽风薰想象不到那个家伙是以怎样的表情敲下这些话的,但是纵使相隔多年,他还是个厌恶着自己轻浮外表却依然会称呼别人「殿下」的神崎飒马,那么就够了。
  
  
  
  欸……等等,我可没有享受被评价“恶心”的恶趣味啊。……
  
  就在他走神的间隙,泛着荧光的手机屏幕倏地暗了下去。男人赶忙用修长的手指轻触,于是又重新恢复了光亮。
  ……但自从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人会动不动把武士刀拔出来分分钟对着自己「居合斩」了。因此闪避技能不如往昔的羽风薰真担心万一一会儿神崎又被激怒,自己会真的变成他的刀下亡魂————
  
  
  
  “咳……”
  
  胡思乱想的结果就是他完全没注意到门口风铃的动静,因此也痛失了“比对方先注意到自己并且含情脉脉地凝视着他直至他也发现自己”的戏精机会。
  
  
  他闻声抬起头,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确实是神崎飒马。
  
  “……还能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呐飒马君。”
  
  “……好久不见了,羽风殿下。”神崎飒马微微点头,坐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神崎的头发好像比上高中的时候更长了。就在他转身整理自己的外衣后摆的时候,羽风薰仔细打量着。紫色的绚丽长发依然如以前那样被一丝不苟地梳成高马尾,直直地垂在这家伙的身后。
  是喔,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到现在,这家伙都没变过发型呢……啊,第一次见面。……可别提了。羽风薰在遇见神崎飒马之前从来没想过居然在现代还会被人在大街上提刀追着跑。
  当然也让羽风薰深刻地认识了再看见长发美人的时候一定要先确定一下性别再下手的道理。
  
  
  “……你在看什么?”神崎飒马转过头视线就撞上了直勾勾盯着自己发愣的羽风薰。
  
  “哈哈哈…没什么哟。小飒马还是那么……”
  “等等,你出来的时候带刀了吗?”把“可爱”一词给强行咽了下去,羽风薰想起了这个性命攸关的问题。
  
  “当然带了。”神崎不知道为什么脸色一黑。
  
  幸好没说。
  
  “噢……哈哈果然是飒马君呐~”羽风薰干笑。
  
  
  “但是在地铁站的时候,他们拒绝让在下带刀乘地铁。”神崎忿忿,还握拳在桌上用力敲了一下。“所以在下只好把刀放在地铁站的寄存处了。”
  
  服务员将点单拿过来,飒马要了一壶清茶。
  茶很快端了上来,只有在向服务员道谢的时候,他才露出了一些礼貌的微笑。
  
  “欸~变成熟了嘛,飒马君。”羽风薰说。
  是事实,虽然这张脸庞和记忆里面的不差分毫,嘴唇抿地紧紧的,不苟言笑的照片在毕业之后一个关于日本新生代武士什么的报道上,羽风薰也见过几次————每当他搜索着相关字眼,经过这样又那样的链接,这张熟悉的脸总是会出现在介绍页面上。
  随着时间一同增加的,是照片下面他在各种剑术比赛中获奖的记录。
  
  
  “……可能是在下一直在练习剑道的关系。”神崎飒马抿了一口茶,将脸转向窗外。
  
  就在前不久,他已经决定要继承家里的武道馆,认真钻研剑道一辈子了。
  随之而来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交接工作,还有平行开展的繁多赛事。充实是好事情,神崎飒马一直这样觉得,如此一来他就不会有一点杂念,便可以专心于剑术。
  
  但他仍然不知道如何归结自己收到那家伙的讯息时的心情。明明两个人,都是没有什么立场再邀请对方见面的吧?
  
  
  神崎飒马记得最后一次见到他,还是在深海和羽风薰毕业之后海生部的最后一次外出部活上。他隔着深蓝深蓝的海洋隧道,看着隧道对面正和女孩子聊的火热的羽风薰。
  
  那家伙……这可是最后一次部活了啊,居然还想着泡女孩子……想到这里,神崎飒马拿刀的手就抑制不住起来。
  
  被特殊灯具照耀的蓝得根本有些失真的水,看得也直让人晃眼。水草随着水波咕噜咕噜地扭动着,一条大鱼呼啦地游了过来,遮住了全部视线。
  
  等到神崎飒马再反应过来,隧道那面已经被观光的初中生占满,没有那家伙的身影了。
  
  
  小飒马~
  熟悉的声音传来,飒马感觉脑袋上一沉。
  
  他没好气地用力拍开了羽风薰的手,转身就想走。
  欸~飒马君不要走啊~这可是最后一次部活了哦。
  
  
  知道你还……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很堵。
  
  神崎飒马站定,没表情地转过头看他。分明没再隔着闪瞎眼的碧蓝水体,那家伙也带着一如往日的笑容,但飒马觉得自己的眼睛很酸涩。
  
  羽风殿下请多保重,在下先回去了。
  第二次转过头迈开步子的时候,身后那人什么都没有再说。
  
  神崎飒马握紧手里的武士刀,挤过眼前观光的人群想要赶快离开的时候,眼眶是热热的。
  
 
  
  
  “飒~马~君~……”几根手指在飒马眼前晃过。
  
  
  “下雪了哦,飒马君。”他压低了声音,传到飒马耳朵里的时候意外温柔。
  
  
  唔?
  
  喏,羽风薰用手指敲敲玻璃窗示意他。
  
  外面真的飘起了细小的雪花,但要仔细看才看得见。夜灯盏盏亮起,被装饰于树枝间的雪花状的灯也一闪一闪的。
  
  “………”
  
  听不到外面喧嚣的声音,只能看见行人来往穿梭在人行道上。拎着东西,或疲惫,或带着幸福笑容的人们,像潮水一样涌动着。
  
  
  
  “对了……”
  飒马想起了什么。
  
  
  羽风薰也转过头,用手托着下巴注视着他。
  
  “今天叫在下来,不会只是为了见一面吧?”
  
  
  只是这样哦。
  羽风薰很想如此回答他。
  
  
  “嗯……这个嘛。你猜呢?”
  
  
  
  
  【FIN】
  
  
  
  想了想,比起「只有我不知道我喜欢你」  还是「除了我谁都不知道我喜欢你」更虐一点……

  但如果在一起了薰飒一定超甜TTTTT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