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捣浆糊

石乐智的司机。

樱花乱02【薰飒/腐向注意】

妈也……薰飒我磕到飞起…他们真好!!【爆哭

02
  虽说日历还拽着冬季的尾巴不肯撒手,但是天气早已寒意消融,显露出了初春的温暖。
  这也是樱花为什么今年开那么早的原因了。
  
  三味缘的乐音闲散地在花降楼里回荡。神崎将纸窗拉开,开始就着窗外的日光擦试着木刀。
  三三两两的色子从外面的小车上买了早饭回来,踩着木屐噔噔噔地走进里面。
  ……
  “是吗?天呐……居然第一次登楼就舍得花这么多钱呀!”
  “嗯嗯,而且呐,挑选的都是大牌啊,虽然好像是第一次来吉原的样子,但是听说看他的打扮倒像是个老手呢………而且呀长相谈吐都很潇洒哦?……”
  “那么那么,他来过这里了吗?就算是第一次到吉原来的客人,也不可能不知道花降楼啊。”
  “还没有呢……我天天在店里都没有见过他嘛……”
  “啊呀雅君就不要这么贪心了啊…你不是都有千代先生了吗?……”
  “喂,哈哈,不要这样啦………”
  
  
  
  如果是平时,就算是擦拭木刀神崎也会拿出一百二十分的专注去对待,对于别人的闲谈自然一个字也不会听见。不过今天……
  他昨天就做了笔算数,按照之前楼里纹日的进账,再除之以三,果然还是笔掰手指都数不过来的大数字。虽然作为倾城的神崎如果在那天让倾心于自己的客人都登楼的话,超过这个数字也不是不可能。
  
  “真是的……”
  
  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但是才不能那样。一旦给客人们好脸色看的话,那些人绝对会得寸进尺。那样的话,还要在纹日之后想办法回绝掉那些烦人的客人们的邀约,就足够自己头疼的。
  怕是何以解忧,唯有暴富了。他叹了一口气,不知道除了盯着窗外如粉霞般沐浴在初春阳光里的樱花树之外,还有什么其他事情能干。
  
  
  ……这刀也没心情擦了。
  神崎索性将刀置于腿上,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发呆。
  ……真是浪费啊,神崎飒马想不通,为什么居然会有人愿意把大把的时间和财力花在这样虚幻奢侈的消遣上。要有钱还要闲的没事干,所以来吉原的大都是一些轻浮无聊的纨绔子弟罢了。要是自己能有这么多钱,早就可以替自己赎身,然后离开这里了。……也许还有闲钱能置办几把好刀…
  
  不过他现在什么都没有。
  
  “……太不公平了!”他越想越愤慨,一拍大腿嚷了出来,木刀因此差点飞出窗外。
  “啊!…………”刚才托着腮帮子的那只手迅速向前一勾,才保住了刀的性命。
  
  神崎再次将刀拿到眼前检查,才发现刀锋上已经因为刚才不小心磕碰上了窗沿而出现了细小的裂口。
  
  “…………”
  
  果然是欲速则不达呢……神崎盯着裂口心里觉得更堵了。看来只有去练习刀法才能冷静自己的内心吧————
  于是他从窗边起身,将刀紧紧执在手中,向后院走去。
  
  
————————
  
  “啊~是小蒲公英啊♡~喂?……什么!!!嗯……我知道了……哈哈…那还真是麻烦事呢……不,我没事,谢谢你啦小蒲公英酱…………”……
  在刚接到的电话的时候还笑容满面的男人却在结束通话后将手机放进口袋时就换上了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
  
  “还真是麻烦呐……”羽风薰深呼吸了一口,丝毫不在意自己价格不菲的衣服,直接靠在了树干上。
  
  自从性交易防治法被废除以来,游郭随之在这片不可思议的大地上复兴。吉原重新恢复了昔日的风采,大大小小的风俗场所也在此鳞次栉比地开张了。
  
  即使是只在吉原里徘徊逗留了短短几天的羽风薰,也已经了解了相当多关于这里的特殊风俗和信息。比如吉原里只有一个大门通向外面,一来是为了防止作为商品的色子逃走,而来是为刻意营造出一种与世隔绝的极乐之地的氛围。
  
  不过也确实是这样了,艳丽的红色帛纸窗户,入夜之后穿着华美和服的色子们站满了各个酒楼的门口,被夜风吹落的八重樱花落在石径上……————一种极为扭曲又华丽地甚至令人睁不开眼睛的奢靡生活在这里上演。
  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里,羽风薰无法想象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呢。……
  
  
  他打了个哈欠,兴趣缺缺地看着几个色子帮着店里的人将店门敞得更开————夜晚的这里才是真正的吉原。
  
  虽然呐,也不是特别高兴就是了。
  
  
  ……毕竟这些画着精致妆容难辨性别的美人们,可都是男人啊。羽风薰想到这里,随着夜风小小地打了一个寒噤。
  
【TBC】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