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捣浆糊

石乐智的司机。

樱花乱【薰飒/腐向注意】

看到了日服飒马新卡就一秒脑补出富家少爷花街寻欢薰x绝色倾城和风美人飒【x 想嫖美人结果一刀被断子绝孙的故事(不
黑色指甲油是好文明……!!!

写完了开头估摸着就是不太严肃的现代吉原paro摸鱼…(大概可以用来烤火

  
  【脑细胞爆裂懒得想名字所以套用一下花降楼】
  【色子是男性性(●´ω`●)工作者的意思哦】
 
  

01
  最近几天,一个名字总是在茶余饭后被提起,而在这个「吉原」世界里面,能作为谈资的也无非就是那些了。————恩客,纹日,攀比客人们给的花酒钱也是白日不接待客人因此无事可做的色子们不亦乐乎的主题。
  
  不过在三三两两闲谈的人群里面你绝对找不到神崎的影子。
  
  鹰村拉开嵌着红色帛纸的木门,带着“果然如此”的表情看到了正在后院里挥舞木刀的神崎飒马。紫色的秀丽长发随着运力和优美的刀术动作而飘扬,衣装上的流苏和珠子碰撞发出响声。不时还有被刀划过产生的气流震落的樱花花瓣飘下,确实是值得欣赏的画面。
  
  
  如果这里是一家武馆的话,鹰村就应该庆幸有这样剑术精湛又勤学苦练的优秀门生了。“神崎啊……————”
  可惜这里并不是。这里是吉原里最大的青楼之一,花降楼。鹰村只好扶着额头无可奈何地开口说道,“要是我不提醒你的话,也至少要有一些作为倾城的觉悟吧?”
  但他没有回应。
  
  刀锋指向树枝之间,神崎屏气凝神稍作停顿,然后右手把刀转身后用力一挑,木头做的笨重的刀却犹如换了质地一般锋利无比,削下了数朵藏在枝间已经枯萎的樱花。枝头随之一阵摇晃,左膝微弯姿势优美稳稳停住的神崎便瞬时沐浴在花雨之中。
  
  “唔……”
  似乎是为了表示明确的厌烦,神崎飒马起身将刀入鞘,头都没有抬一下。
  
  鹰村却也对他算是傲慢的行为无可奈何。毕竟他也想不通,为什么就算客人们看到了他这副凌厉不可进犯的样子也不会被吓到,却仍然是心甘情愿地贡献出不菲的花酒钱呢。
  不过看在他能为酒楼带来相当可观的收入的份上,对于神崎各种各样不听管教的行为,作为酒楼管理者的鹰村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马上就要到纹日了,至少那天你要好好工作的吧?”本来不应该出现在鹰村与被卖身的色子之间的“谈判”却无可奈何地上演了。
  
  纹日是吉原特有的节日,尽管被称为节日,但只是借以节日的虚名给色子和寻欢作乐的客人们一个举办宴会大闹一番的机会罢了。但由于那一天就算色子们不侍奉客人,客人们也要心甘情愿地掏出较往日数倍的花酒钱,吉原里的色子们都非常期待纹日的到来,也因此各个想尽办法让客人们多掏钱给他们。
  不过神崎飒马又并不在这其中。
  
  
  “嗯……”想了一下,似乎自己平时是有点过分的神崎盘算着该如何开口的时候,鹰村似乎是看穿了他对于工作怠惰因循的念头,便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不如这样,如果你能让纹日那天客人在你身上的花销超过整个花降楼那日进账的三分之一,那么直到节分都随你接不接客,我不再干涉。”
  “做不到的话,还请你好好工作,以及在后院练习的自由也要请楼主再定夺了。”
  
  虽然看上去说得大方,但其实纹日到节分也不过七天时间,但是三分之一的进账数目却不是一笔小数字。可是如果是被称为“公主殿下”的神崎的话,也许倒是件可以做到的事情。
  
  “……我绝不可能放弃练习!”他果然激动起来,将刀换了一只手握住抬高了音量。
  
  “那么……”
  
  “我答应你。”呼吸甚至都有些急促起来的神崎飒马双颊些许泛红,散乱地垂下来的细腻秀丽的发丝也随着他的动作晃动。他吐出这几个字之后,便头也不回地拉开纸门进屋去了。
  
  鹰村看着他留下的半敞的纸门,在心里笑了起来。虽说是朵看上去令人望而生畏的高岭之花,但其实还是相当好搞定呢。

  
  【TBC】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