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捣浆糊

蹲在深坑里吃土的司机。

在生病的时候睡着……【宗みか向】【腐向注意】

みか相关ww
算是宗みか
  
  
  “呼……呼、嗯啊……”
  
  
  正在昏昏沉睡的这家伙不时发出有些恼人的呼吸声。明明是很轻微又还挺可爱的,可是在这样安静得连衣物擦过身体的声音都显得突兀的夜晚,就格外响亮了。
  
  (这家伙……)
  
  他皱着眉盯着みか沉静甜蜜的睡颜————安安静静的人偶确实无可挑剔。月光下带着绯色的脸颊看上去柔软极了,眼睛紧紧闭着,隐藏起了他不同寻常的眼睛。睫毛一眨也不眨地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
  
  “嗯啊、……呼、呼……”
  
  可能是因为鼻子不通畅的原因,他持续张着嘴呼吸着,像小动物的呜咽。
  
  是呢,他发烧了。
  也难怪,无论是谁在淋了雨又非常疲惫的情况下,大概都会生病的。但自己在他晕倒在走廊里的时候才知道,这家伙不知不觉承担了这么多沉重的东西,已经很累很累了。……
  难道是因为自己高看了这个家伙的生命力才会忽视了这个事实,还自以为是地以为他是非同寻常的存在吗?
  
  他垂下眼睛。
  
  这时候还坐在他床边是因为他想要抚摸一下他的额头,看看みか是否还在高热之中。
  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涌动着,刻意压制着。
  
  (……下次一定要严肃地警告他不要接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兼职了。)他用这样的想法打消了什么更缱绻深刻的思绪。
  
  ————白皙脆弱的皮肤,浸湿在月光里面,像是一碰就会幻灭一样。
  
  (碰一下会怎样呢?他一直睡得很熟,但总不可能会任由别人触摸而一直毫无反应吧。)
  
  
  冰凉的指尖轻轻、轻轻地如点水般搭在了被发丝遮挡的额头上。
  
  “嗯……”
  
  他哼了一声,还是没有醒过来。
  
  (一定很累才无法睁开眼睛吧。)
  
  
  修长又漂亮的手指忍不住地增大了沉睡之人的接触面积。他甚至勾起食指,如同爱抚般地轻柔刮擦过纤长的睫毛。只是这样,痒痒的触觉从神经末梢一直倏地传递到了大脑深处。
  
  (我在做什么啊……)
  
  
  
  “老师、……呼……”呓语轻声响起。
  
  
  “……!”突然受到惊吓打断了正在神游的自己。
  
  但他并未苏醒,只是轻轻挪动了原本垫在脑袋下面的手掌轻轻贴了过来,如同家犬一般安心地靠在了自己的手腕处。
  
  “……嗯啊、呼……”
  
  
  (…………)
  安静得只有みか的呼吸声。或许还夹杂着心跳声,一个安静一个慌乱,多少有些不清不楚的意味。
  
  
  睡着的这人的唇也微张着。因为这样才方便呼吸的缘故吧,可是这样睡一晚上的话,干燥的空气就会给嗓子造成极大的损伤,第二天起来喉咙也会因为这个原因而疼痛不已。……
  不敢抽离自己的右手,他只能保持着向前倾着身体的姿势观察着那人的睡颜,想到这里就皱起了眉。
  
  
  “……喂。”
  
  
  依然没有醒过来。
  
  
  这家伙大概还没有“正在生病”的觉悟,睡的很沉很沉呢。「就这样稍微呆一会也不错」的想法占据了他的内心,因为他知道,就算是みか生了再重的病,只要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无论如何都会逞强露出笑脸的。
  
  
  (…………无药可救。)像是真的看见了那样的笑容,他如同被打败了一般垂下眼睛,叹了口气。
  
  
  总之,在你醒来之前都会一直陪你的。
  
  
  FIN.

  摸个没有什么意义的鱼
  
  ……第一次写宗みか好紧张感觉ooc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
看了流星祭的剧情,みか酱要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软还要可爱呢 更爱他了ww
みか应该被大家喜欢着吧w 虽然看出来了宗很宠みか酱也很爱他吧,要是能坦率一点就更好了呢(

写完这篇就给みか写了1w字了(好低产)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