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捣浆糊

蹲在深坑里吃土的司机。

一辆车【转校生性转xみか】【腐向】


  注意:腐向车,阅读前请避雷
  
  (大概就是mika喝了转校生放了东西的饮料,然后……)
  
  转校生(幸)性转xmika
  
【祈祷这篇文能活的久一点,不要被和谐了】

A
  
  “…呜!别过来啊!!”反正明显是被吓到了的语气,声音甚至还有点颤抖。
  “欸?”幸并没有按他说的那样乖乖停住脚步,继续向缩在角落里的衣衫不整的みか走去。他看上去糟糕透了,身上只是凌乱地挂着一件白色校服衬衣,今天本应该穿在身上的外套却好端端地被他叠整齐放在旁边的床上,看上去像是怕弄脏而故意为之的。
  
  “别、……呜……”他索性双手抱住了膝盖,把脸也贴在腿上。
  
  “……我说,旁边就是床啊?为什么不躺上去好好休息?”幸在他面前停住,想要蹲下来。みか怎么会变成这样,虽然缘由不好交代,不过幸知道,想必这家伙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吧?
  
  (是值得让他放下对转校生的防备,全部敞开自己的危急的处境呢。)
  
  “……因为、我、湿乎乎的啊……?弄脏了的话、的话、…这个……嗯呜……”黏糊糊的关西腔听上去比平时还要不清晰,最后的话语也因为幸的抚摸而戛然而止,变成不可名状的呜咽了。
  (脸颊好烫啊。)
  
  (脸上居然也湿漉漉的嘛……整个人也都在散发着热气…)幸稍微有些内疚了起来,他是有意迟一些才到这里的,却没有料想到他的情况会变得这样糟糕了。
  
  
  “从、刚才就、就………呜、呜呜…”みか再一次别过了脸。“好热、……好热啊……好奇怪呜……”只把乱蓬蓬的后脑勺留给幸,可是依然在发抖的肩膀却依旧暴露了他此刻无助的状况。
  
  (是在害怕吗他?……)
  
  
  (把你变成了这样,实在是,对不起哦?)
  
  
  “……唉,没办法啊。”幸没有去理会这家伙没有气力半推半就的反抗,直接将他抱到了床上。“马上哦?我会让你冷静下来的。”他说着,用手捧起みか的脸,在他湿漉漉的嘴唇上亲了一下。
  
  
  
B
  “……啊啊、嗯唔唔………”
  一旦被汗水浸湿,衬衣就变得仿佛透明一样了。为了不在被隔着衣服轻轻触摸的时候叫出声音来,みか捂住了嘴。“啊……不要!…”
  不过幸还是将衣服撩了起来,“自己要好好拎着哦?”细细的腰身,还有漂亮的皮肤,“みかちやん…好可爱啊。”
  
  
  “嘶、啊唔……”意识到自己再一次发出了不妙的声音,みか只能再一次用手捂住嘴,可是像现在这样…根本没办法呼吸,也完全不能思考了……
  (身体的热…好像、好像,稍微好受一点了吗……但还是……)
  
  
  “啊、啊……”
  平坦的胸前被轻轻地抚摸,幸用食指的指腹按着原本平平的xx,小心地揉了几下,这个小家伙嘴里就立刻发出了听上去已经神志不清的喘息。
  
  “……这么舒服吗?”(太可爱了吧、这样的みか。)
  “……嗯、不是的…嗯啊…再……”(这样轻柔的抚摸、身体好像……愈发难耐了…)
  “再什么啊?みかちやん?”幸轻笑了起来,眼前的みか已经放弃捂住自己的声音,变得更加坦率了。他低着头,眼睛里湿漉漉的像是有雾气一样。
  
  “再……呜…不知道啊!……啊…!啊……”
  没有等他说完,幸俯下身子,去舔了みか的胸前。幸用舌尖轻咬着胸前已经硬起来的粉色的小东西,另一只手也没有停止地加大了抚摸的力气。
  “唔、!疼疼疼……啊啊!啊………嗯…”牙齿轻轻的虐待引来了带着些微疼痛的快乐,甚至让他无法招架了。
  
  “不过看起来,みか也并没有不喜欢这样的对待呢♬”直到胸x前被弄得湿乎乎的,原本浅浅的粉色此刻已经颜色加深,幸才舔了舔嘴唇抬起了头。
  
  
  而みか已经哭的一抽一抽的了。
  
  “不要哭啊我说?还没有真正开始啊喂。……”幸非常无奈地拍了拍他的头表示安慰,总觉得自己,像个欺x凌未成年人的变态啊……
  
 【待续】
  

评论

热度(36)